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文章 >> 内容

一定要在相互搀扶着的路上,发自内心地说出:宝贝儿,我爱你!

时间:2011-5-9 点击:

  核心提示:我从一个梦中醒来,突然想起我和妻子二十二年前恋爱时的情景来。我知道她白天还要上班,但我还是忍不住把她摇醒说:“宝贝,我爱你!”迷离迷糊的妻子笑笑说:“疯子。”然后翻个身不再理我。但此时的我,已经不可能再睡着。我狠狠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穿上衣服,轻轻地关上门,看看时间,才五点多。我走进客厅,打开电脑,...
我从一个梦中醒来,突然想起我和妻子二十二年前恋爱时的情景来。我知道她白天还要上班,但我还是忍不住把她摇醒说:“宝贝,我爱你!”迷离迷糊的妻子笑笑说:“疯子。”然后翻个身不再理我。但此时的我,已经不可能再睡着。我狠狠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穿上衣服,轻轻地关上门,看看时间,才五点多。我走进客厅,打开电脑,写下了这篇文章

  二十二年前,我因为工作关系,调到了现在的厂里,被车间安排学习铣工。和我床子紧挨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那时我近三十岁,正被灾难般的家庭生活折磨得几近绝望,因此,和她相邻近一个月,我也没有和她说几句话。用现在我的话讲叫:“我走到悬崖边去自杀,悬崖边正为我开了一朵美丽的花,但我全然没有看见它,无数个梦里在找她。多亏我俩前世有缘,不然我就跳下去啦。”哈哈,现在讲起来,是如此的幸福,但在当时,我正绝望地孤苦伶仃。真道是:身在泥潭难自拔,哪有心思去看花。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俩认识啦。

  一天,同车间的一个朋友对我说,她刚刚写了一首诗,准备参加三月八号厂里的诗歌朗诵会,想让我给看看,改一下。我淡淡地说行。于是经过朋友介绍,我和她认识啦。她从工具箱里拿出在稿纸写的一首诗,题目《十九岁的女孩就是我》。读罢,我开始从心里打量起她来。我说:“你才十九岁?”(废话,我明知故问)她笑笑,“啊。”看我一眼。“不错”,我说。“不好”,她说,“过几天就要比赛啦,没时间好好改啦,我正在背呢。”“噢,真的不错,真羡慕你。”她笑啦。这一回,她笑得比刚才灿烂多啦。“我的年龄吗?”“是”。“ 过几天,我过十九岁生日,叫了好多朋友,你也来吧。”“好”。我淡淡地说。下班时,她走过来,一双大眼睛看着我问我“你,怎么永远无精打采的。”我无言以对,她转身,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想,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好像看出来我有事。因为和家里的那位在闹离婚,好长时间我没有上班。一天,在街上碰见她,她问我“你那天咋没去?”我莫名其妙,反问她“上哪去?”“我过生日啊,你答应我的。”“噢,忘啦。”她本想再说什么,但她认真的看看我,然后说“你瘦多啦。为什么?”我,转过身去,没有回答她,她那双眼睛,马上会把我的心看穿。更怕的是,我会在她面前掉泪。她见我如此这般,说了一声“保重吧”,走了。后来我上班的一天,她找到我,说国庆节厂里要举办文艺晚会,每一个车间都要出节目,我们车间准备排一个双人舞《走西口》,她知道我民族舞跳得不错,问我愿不愿意和她合作。我告诉她考虑考虑。

  几天后,我和她开始排练起双人舞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幸福的双人舞,一跳就是快乐的一辈子。

  当演出完并获奖而且还作为厂里唯一的参选节目参加了县里的第一届青年艺术节再度获奖后。我,知道我深深地爱上她啦。一天,我告诉她“宝贝儿,我爱你!”,并抱住她,吻了她好几个世纪。然后,在我狂风暴雨般的泪水里,我写到:一滴泪,含了九年\终于滴落在你荷花似的颊边\于是,我哭成一条河\一个吻,梦了九年\终于印在你\颤抖的唇边\于是,我疯狂成满树石榴……在我们的剧照背面,我写下这几个字:“一曲《走西口》,便成了,舍不下的妹妹,送不走的哥哥。”这张照片,写这篇文章时,就在我的手里。那时候的我俩,好年轻啊。

  一时间,我们成了全厂的头号新闻。想想看,我还没有办完离婚手续,而她,可是父母的心肝宝贝,我的儿子已经六岁。全世界都只有一个结论:鲜花,可别插在比牛粪还牛粪的牛粪上。我们才不管它呢。疯狂地、死去活来地相爱着。二十年过去了,我们每一天,都像刚刚认识时一样,爱的一如既往,今天,还是死去活来地。经常是,我们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我非常吃惊,也根本没有想到,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居然还这么如痴如醉。几十年里,我每天都会对她说:宝贝儿,我爱你!在外面工作,几乎每天要给她打电话,我的第一句一定是:宝贝儿,我爱你。常常忘了是在办公室里,有好多人。后来,朋友们知道我和妻子的感情,每次听见我的“宝贝儿,我爱你”时,都会为我高兴地笑啦。好多年轻人知道我们爱的如痴如醉,比年轻人还浪漫,开玩笑说羡慕得想自杀。哈哈哈。

  我想,有一天,在夕阳里,两个互相搀扶着的老人,满头的白发在火红的霞光里闪烁着比红葡萄酒还醉人的光彩,那是我们;我会不停地对她说:宝贝儿,我爱你!

  愿天下相爱的人,像我们一样相爱。你,你们,一定要在相互搀扶着的路上,发自内心地说出:宝贝儿,我爱你!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