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其他文摘 >> 言情小说 >> 内容

爱情故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读文摘推荐

时间:2010-12-25 点击:

  核心提示:男人总是梳着平整的背头,找不出一点的凌乱;男人总是穿着笔挺的西装,不见一丝的褶皱;一米七五的个子,腰挺得像个衣架。想想,如果把他摆在某个衣橱里,别人一定会以为是模特。这就是雅刻在心里的他。   他,真的很潇洒。   他,是这个城市招商办公室的主任。   雅遇到他时,还在读大二。招商办在有些让人敬畏的...
男人总是梳着平整的背头,找不出一点的凌乱;男人总是穿着笔挺的西装,不见一丝的褶皱;一米七五的个子,腰挺得像个衣架。想想,如果把他摆在某个衣橱里,别人一定会以为是模特。这就是雅刻在心里的他。
  他,真的很潇洒。
  他,是这个城市招商办公室的主任。
  雅遇到他时,还在读大二。招商办在有些让人敬畏的区政府大院,雅的学校在比较偏僻的城市角落,从政府到学校没有直达的车,雅遇到他之前在政府也没有熟悉的人。可以说,如果不是命运,雅和他就是两条平行线,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交叉的理由。
  但命运往往是上帝手中的法杖,偶尔,上帝伤风了,一个喷嚏便能让法杖轻点,轻点处,命运便成了无法预料的命运。而雅,那天就碰上了上帝千载难逢的伤风。
  那天,走在校园的树荫下,雅读一首《吻你》的诗:
  门
  轻轻的
  被我
  温柔地关上
  你
  在我的身后
  如
  紧张的猫
  我的眼神
  是最热烈的火焰
  没有了尘世
  只有
  我们紊乱的心跳
  “妈呢?”
  “给我们空间啊!”
  唇
  急切的贴
  贴在你多话的唇
  舌
  勇敢的堵
  堵着你逃跑的舌
  你的脸
  挂上了朝霞
  你的心
  开动了马达
  你的手
  是章鱼的触须
  “妈啊!”
  “还叫?”
  “我我的初吻!”
  读着这充满了小说情节的诗,雅不由自主的笑了,雅想,“我的初吻呢?我也会叫妈吗?”雅想着自己还未曾拥有的初吻,唇角情不自禁的轻轻咬在了一起。
  “雅,在想什么啊?”
  一个男人的声音很突兀的雅的耳边像雷一般响起,雅不禁脸红了,雅害怕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
  雅悄悄的藏起手中的诗集,极力压抑住心跳看说话的人,说话的人是自己的同学,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长斌,斌矮矮的,一米六几吧,斌常说浓缩的才是精华。
  斌望着脸色绯红的雅,不再询问,直接说:“雅,学校今晚有个舞会,请了一些政府当官的来,需要舞伴,所以我推荐了你。”
  “要我去干嘛啊?我又不是学舞蹈专业的。”小雅有些不解也有些无所谓。
  “你傻啊?认识些当官的不好吗?以后找工作也方便些啊,你这么漂亮又是我的老乡,这样的好事我能不想着你吗?呵呵。”斌调皮的笑,“我走了,晚上十点大礼堂见。”
  晚上十点,学校大礼堂里准时的闪烁起了霓虹灯,靡靡的音乐里灯红酒绿。
  雅坐在角落的卡座,并不像一些同学在舞池里穿梭不停,雅不想跳舞,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来的,也许是因为还记得斌说的那句‘认识些当官的以后找工作方便些吧’。
  “你好,我可以在这里坐下吗?”礼貌的声音、男人磁性的声音。
  “恩。”雅轻轻的点头,眼睛里是平整的背头、笔挺的西装、一米七五的个子、衣架样笔挺的腰。
  男人坐下,不看舞池,看雅,眼神里是一种温柔的火焰,火焰默默的灸烤着雅,雅不自觉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男人笑了,“你很紧张?”
  雅望着舞池,手伸向茶几,一瓶饮料从男人的手里递过来,“谢谢,我不紧张啊。”
  “哦,你不紧张就好,那我请你跳个舞吧。”男人站起来,面向雅,很绅士的伸出手邀请,男人的脸上是有些狡黠的微笑,“不会不敢吧?”
  雅站起来,秀发飘扬。
  男人的手温暖地贴在雅柔嫩的腰上,男人不时轻声说些什么,雅的腰也越来越柔软。
  雅后来在日记里写:他很坏,很温柔的坏。
  时间好短,短得轩的名片在雅的手包里还是那么崭新,短得雅开始亲呢的偎依在轩的怀里不再幻想初吻了。
  轩就是把手温暖的贴在雅柔软的腰上的男人,轩就是这个城市的招商办主任。
  “雅,今天下午你没课,我带你出去玩。”轩的电话在雅思念轩的时候响起。
  “恩,我想你,轩。”
  “我也想你,我……,我挂了,有事。”电话里没有传来轩平时给雅的轻吻声就断了,雅仿佛听见有女人的声音在叫轩,很妩媚的声音。雅摇摇头,轩真忙,招商办毕竟要做的事很多啊。
  渔场在城市的效区,坑坑洼洼的路,好在轩他们的车好,雅感觉不到震动,只有雅能听到自己的心在震动,毕竟这还是雅和轩在一起后第一次见他的同事们。
  以前雅也说过自己是不是可以见轩的同事,轩总是很温柔很温柔的吻着雅说,说自己刚离婚不久,自己多少又是个领导,自己又比雅大十多岁,最重要的是雅还是个学生,他不想听见别人说雅的闲话,更不想以后在帮助雅安排工作的时候有阻力。
  雅便也温柔的吻轩,说自己能够理解,只是今天雅不理解轩怎么会突然带自己和他的同事聚会,雅好想问问轩,可看着轩紧抿着的唇和严肃的眼神,雅便吞下了到了嘴边的话。雅想,毕竟这是和轩的同事在一起,而轩是他们的领导,也许,严肃是必要的吧。
  下车,轩的同事们嬉笑着去架鱼竿、去玩牌了。
  轩教雅上鱼饵、抛鱼竿,看线呼啸着飞向渔场的中央,雅开心的笑起来。
  “雅,知道吗?这钓鱼就像人生,铒抛出去,鱼便是你的目标,用心去诱惑它,让它在瞬间吞钩,然后抓住,它就是你的了,跑也跑不掉。”轩的眼神看着远方,轩的眼神很深很深。
  “恩。”雅随意的搭着话,雅的目光里是水底的鱼。
  “主任,和小妹玩也不理我们了啊?”妩媚的声音走近了雅,声音很像那个在电话里叫轩的声音。
  “雅,这是我们办公室的李姐,她哥可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大老板哦。”
  “什么大老板啊?瞎说,不就是个小市长吗?”女人妩媚的笑,水蛇似的腰扭动出万种风情,带满了戒指是手指轻轻的推着轩,“你去和他们玩,我陪你的小妹吧。”
  轩,走了,很快,那边便传来轩和同事们肆无忌惮的笑声。
  幸福的爱情永远只有一种幸福,而忧伤的爱情却是万花筒。
  这个周末,轩去了远方出差,天空灰沉沉的,山雨欲来的感觉,很是让人压抑。雅默默地坐在图书馆,眼里不是文字,是远方的轩,轩,好吗?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试着将它慢慢融化,看我是否在你心里仍完美无限,是否依然时时为我牵挂……”,伍佰的歌,伤感的旋律响起,那是雅的手机铃声。
  手机显示的号码是陌生的,一定是轩!雅接听,手机里传来的是妩媚的声音,“雅,是我,李姐,我在你们学校门口,轩让我找你有点事。”
  雅走出校门,妩媚的李姐敞开着车门让雅坐在自己的身边,车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雅,A东502,这是钥匙,主任说有什么东西是送给你的,你自己去拿吧,我在下面等你。”妩媚的李姐甜甜的微笑着。
  五楼,并不高的楼层,电梯很快,雅陌生的将钥匙插进锁孔,钥匙轻轻的旋转,轩,你会送我什么呢?雅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也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
  门,开了,卧室的门,也开了,门里是穿着睡衣的轩,客厅里的是雅,卧室里的床上是一个披着秀发的女孩……
  女孩,走了。
  雅。哭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雅从朋友的药店出来,脸上是灿烂的微笑,雅看着天空,天空是湛蓝湛蓝的,一些云彩在变幻着姿势,如明媚的女人、如伟岸的男人。
  雅的手里是一张鲜艳的结婚请帖,新郎是轩、新娘是妩媚的李姐,两个离婚的人,两个再次勇敢站上婚姻礼堂的男人和女人。
  “轩,我在502等你,最后一次。”雅笑起来,请帖随风飞扬。
  “对不起。”轩梳着平整的背头、穿着笔挺的西装、腰挺得像个衣架。
  “什么都不说,好吗?明天你就是李姐的了,我祝福你们幸福,今天,今天我只请你陪我喝杯酒。”雅幸福的笑着,眼神里是模特一样的轩。
  酒是酒橱里的,一杯红酒,一杯白酒;玫瑰围绕成心的样子簇拥着蜡烛淡黄淡黄的光芒。
  “轩,我知道你的酒量不好,以后尽量只喝红酒,好吗?喝白酒对你的胃不好,不管怎样,我也感谢你,毕竟,我爱过。”雅笑起来,妩媚的样子在渐渐红起来的脸上像朝霞一般的美丽。
  酒杯,碎了,雅优雅的俯伏在椅子上,嘴角是鲜红鲜红的血,鲜红鲜红的血开始和洁白洁白的酒一起流淌。
  酒杯,碎了,轩紧紧的抱住了柔柔软软的雅,鲜红鲜红的酒在淡黄淡黄的光芒里流淌……
  有人,哭了,男人的声音在玫瑰的香味里走进了长长的夜。
  冬天,来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