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其他文摘 >> 言情小说 >> 内容

几千年后,会不会又有一个风信子,来导演这种宿命?

时间:2010-11-2 点击:

  核心提示:佛说,千年的回哞,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千年的邂逅,才换来今生的长相厮守. 我叫季沫,正如我的名字一样,我是寂寞了千年的风信子,在玉龙山上吸取日月之精华而幻化成的妖精.唯一的伙伴是500岁生日那年眩目盛开的火红芙蓉------依人. 依人是骄傲的,她时常抱怨我每天这样看着日出日落,时常抱怨这冰冷的山...

佛说,千年的回哞,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千年的邂逅,才换来今生的长相厮守.

我叫季沫,正如我的名字一样,我是寂寞了千年的风信子,在玉龙山上吸取日月之精华而幻化成的妖精.唯一的伙伴是500岁生日那年眩目盛开的火红芙蓉------依人.
依人是骄傲的,她时常抱怨我每天这样看着日出日落,时常抱怨这冰冷的山谷.她说,终有一天,她会离开,去那繁华的尘世,那才是属于她的地方.而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宣扬,我是舍不得她离开的.

因为我是寂寞的,寂寞了千年的妖精.
几千年来,我都是看着燕子飞向南方来数着日子的,每当看到燕子飞向南方时,我就知道长了一岁.只是,听长风说燕子飞向南方,我却不知道南方是什么样的,是什么样的.

晶莹剔透的水珠饶着指尖,我依旧坐在桥边,轻敲这些沾着水珠的粉红罗衫,夕阳西斜.细风佛过,我知道我已喜欢上了这里的气息.一年,弹指一挥间,如果可以,我宁愿放弃一切,放弃千年道行,只为守护你.

几百年来,我再也忍不住这般孤独寂寞了,纵使灰飞烟灭,也要到尘世走一遭。

长风告诉我,我无论前世今生,只属于这玉龙山,这荒凉的山谷。只要我走出玉龙山,一年内便会魂飞魄散。。
一年前,我固执地踏出了玉龙山,我浅笑,百年的孤独,千年的寂寞,我不要再这样。我要去找真正属于我的等待。
江南小镇,水乡萦绕,雾气腾升,慢抹云蔼。这个小镇,美人如云,不论环肥盈满,还是燕瘦轻佻,都有一种别致的感觉。观之,心清清爽;望之,悦目怡情。
街上的叫卖声,有卖胭脂,有卖新鲜出炉的肉包子,应有尽有,这些都是我没有接触过的,好奇的这看看,那看看,但仍不失女子的端庄娴熟。。
小姐,买个手镯吧!卖主笑嘻嘻的说。
驻足。看到这手镯,碧绿的光泽,只点缀着一颗白色的珍珠,简单,却比不上其它来的华丽。心生爱慕,不禁伸手去拿那镯子,却不小心碰到另一只手。。。
缩回。既然是姑娘喜欢,那就姑娘买吧!
公子先拿到的,公子买吧!
我只是浅笑,准备离开。
姑娘,这镯子我买了,然后送给你。
惊愕。我和公子只不过是萍水相逢。
因为姑娘喜欢,君子不夺人所爱呀。
我会心的笑了。蓦地。脸上泛起一抹红晕,这是什么感觉?千百年来,未曾有过的悸动。
后来得知他叫桥伊,是这个镇上有名的才子,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商人。
我继而在这个如诗如画的小镇定居下来,一座属于我的府邸__玉轩。成为风靡一时的传奇人物,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无所不晓。
缘于相遇,相识,到相守,我嫁进了他桥府,这更可谓是当时的一段佳话,才子配佳人,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和桥伊彼此相惜,相濡以沫。不久,我便有了身孕,我终于体会到世人的只羡鸳鸯不羡仙。
可,终究,人妖殊途。
这一季的江南显得格外美丽,我的泪湿了干,干了湿。
长风来找过我,我产下孩儿之时就是我离开之时。
岁月流逝,幸福的光景却是如此短暂,那一晚,长风对我施了法,以难产之名宣告死亡,把我从他身边带走。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看到桥伊心碎的样子,我却无可奈何。。
终究,我们是敌不过宿命的。
回到玉龙山,长风把他修炼了几万年的心之泪给了我,只是不能再幻化成人形了,不能再行走。灰飞烟灭,最终还是难逃。
长风告诉我,这是代价,人妖是不能相恋。终究是摆脱不掉宿命的,你后悔吗?。
我只是浅笑,如后悔,当初又怎会踏出那一步。。
我想,几千年后,会不会又有一个风信子,来导演这种宿命?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