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站内公告 >> 内容

(青年文摘)好朋友的婚礼

时间:2010-6-15 点击:

  核心提示:1   一天晚上,林英找到我说,哥,我已经知道结果了。   什么结果。   晚期。   我一下沉默了,如同这个寂静的夜晚。   蛐蛐的鸣叫声非常刺耳。还有我手中的烟,在夜色中乍红乍暗。   林英是我的邻居,小我3岁。可以说,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从她小时候蹲在墙根撒尿,到她青春期开始发育,再到后来她为了...

1
  一天晚上,林英找到我说,哥,我已经知道结果了。
  什么结果。
  晚期。
  我一下沉默了,如同这个寂静的夜晚。
  蛐蛐的鸣叫声非常刺耳。还有我手中的烟,在夜色中乍红乍暗。
  林英是我的邻居,小我3岁。可以说,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从她小时候蹲在墙根撒尿,到她青春期开始发育,再到后来她为了男朋友打胎。我都曾经一直保护、关怀和帮助着她。
  为了她,我头上留过一道疤。为了她,我被拘留过3天。以至我的堂妹——林英从小的玩伴信誓旦旦地说,林英要是成不了我嫂子,我的姓就倒着写。
  如果说命运比较夸张,那么造化就是这样。我和林英也不是没有试图好过,然而有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让我们每每培养酝酿好不容易滋生的一点点爱情,就在轻轻一对视间变得平淡无味,甚至滑稽可笑。
  有一次,我们喝了很多酒,抱在了一起。应该说,那一次,林英比较主动,甚至比较疯狂,酒精使这个丫头浑身散发着浓浓地女性芬芳,这对于流氓成性的我来说,应该说是天赐良机。然而,偏偏就在最关键的时候,资深流氓的心中竟然涌起深深地负罪感。在那一时刻,流氓像牧师一样抱着美丽的丫头,哼着童年的歌谣,让她一点点平静,直到人睡。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于是,从那夜起,我就把林英定了性,这个女生,就是妹妹。如果非要把这层关系升级的话,那么,就是朋友。如果再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辈子。
  堂妹的姓和我的姓一样,她没有倒着写,也许是为我考虑吧。不过,成年后的她每次看到我和林英在一起,总是眼神怪异。当然,她不过和大院里所有神色怪异的人一样。
  哈哈,我早早地结了婚。林英朝三暮四地更换男朋友。我们一周至少有两次在一起喝酒。每次喝多时候,她都讲起童年的往事,翻墙、上树、和泥、打枪、弹溜溜、煸啪几、滚铁环、放风筝……桩桩件件,我都听了不下上千遍。以至,很多年后的一天,我突然想通,她说的这些事原来都是我教她玩的。她自己喜欢玩的过家家、跳皮筋什么的从来没有提过。
  林英的病和艳芳大姐的病一样。只是,她刚刚检查出来就是晚期。
  于是,我问她,丫头,你还有什么事情,想办。
  结婚
  
  2
  
  婚礼是我策划的。
  也许这一生我再不会绞尽脑汁为谁策划什么了。 
乐队、司仪、化妆、摄影所有礼仪方面的人都是我精心挑选的。20桌的嘉宾也都是我想方设法请来的。
  林英的父母是请来的演员,林英的朋友基本没来。我知道真正的老人日后早晚会看到婚礼的录像的。而这样的录像,老人看到的时候,心情会是什么样。
  林英的第一次上妆是非洲妆。皮肤被弄得黑灿灿,很健康的颜色。
  在这之前,我对这个重金请来的化妆师反复交待过,这次婚礼的最大意义就是换3次妆,如果任何两次妆能看出来新娘是同一个人,那么就另请高明了。
  把一个人化成3个人,这件事是有难度的。
  然而,为了让我妹妹开心。我还是要把这件事完成。
  化妆师的高明之处,终于说出来一句不枉付给他高额酬金的话。我可以化,但是要是想让观众百分之百认不出来是同一个人,那恐怕不能。就算是百分之八十认不出来新娘的话,也需要新娘自己演。
  林英听到“演”字的时候,眼睛放了一下光。如同我听到“观众”两字一样。
  我补充说,当然,无论化什么妆,无论把人弄成什么样子,前提都得是美。如果不美了,我也不答应。
  化妆师盯着林英瞧了半天说,你放心吧。
  林英的非洲妆上场,笑容一直绽放在她的脸上,光给的是强光。她的脸上亮晶晶的各色小装饰物,在黑色面颊下显得人活泼且有生机。
  新郎是我请来的一位演员,他的表情成熟而饱满。
  司仪让新郎介绍一下他和林英的恋爱史,新郎讲起话来缓慢而富有诗意。呵呵,剧本是我按林英的意愿写的,主要讲的是林英和另一个叫马兰的女孩子,为了追求男主人公,生死相恋,几度离别的故事。最后新郎指着台下一张空白的椅子,无比深情地说,她知道了今天我们在这里结婚,本来说好要参加婚礼,结果还是没有来。不过,我们还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我们也祝福她能早日找到归宿。
  我混坐在台下,听到邻桌有一个女生悄声说,这个新郎真无耻。
  我带头鼓掌,花钱请来的嘉宾就是有素质。一时间,掌声雷动,礼花纷飞。我在台下看到林英的眼睛清彻透明,似乎不带一丝感情。而笑容却始终凝结在她的脸上。
  开席。酒菜伺候。嘉宾们推杯换盏,谈笑风生。所有不认识的人欢聚一堂。不时还有人出来,为新人献出衷心祝福。
  新郎新娘该敬酒了。所有被请宾朋,无论是花钱雇的还是凭交情来的,都曾经说过,敬酒后就是自由的了。也就是说可以走了。所以,司仪话音一落,酒店里就一下静了下来。
  新郎出场,还是带着成熟的面容。

新娘呢?
  司仪见场内已经足够安静,这才走上台来,沉痛地说,告诉大家一个不幸地消息,新娘因为高兴过度突然心脏病发作,120急救车刚刚送往医院抢救了。据120随车医生讲,恐怕,没希望了。
  轰——全场哗然。

作者:青年文摘 来源:青年文摘在线阅读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