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内容

遭遇黑心人

时间:2015-3-27 点击:

  核心提示: 一集贤苑小区外面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或匆匆行走,或悠然漫步。陆勇在工地上吃完晚饭也遛达到这里了。这条人行道树木茂盛,百花争艳,灯光柔美,夜景迷人。陆勇正欣赏着夜景,这时一个女人走到他跟前轻轻地对...

集贤苑小区外面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或匆匆行走,或悠然漫步。

陆勇在工地上吃完晚饭也遛达到这里了。这条人行道树木茂盛,百花争艳,灯光柔美,夜景迷人。

陆勇正欣赏着夜景,这时一个女人走到他跟前轻轻地对他说:“师傅,去按个摩吧。”

突然听到有人叫他按摩,他感到有些意外,便仔细打量起这个女人来。只见这个女人三十岁左右,一头乌黑短发,脸上没有涂脂抹粉,皮肤白里透红,身材匀称,穿着朴素。给人一种自然美的感觉。

陆勇本来平时也喜欢去按摩的,现在这个女人叫他去按摩,他看这个女人也不像是个坏女人,有点想按摩托的冲动。于是便问她:“多少钱一个钟?”

按摩女答道:“25元一个钟。”

“25元?”陆勇半信半疑,因为这里按摩的行价一般是30至35元一个钟,“你会不会按呀?”

按摩女打包票道:“你放心,保证按得你满意。”

见她这么说,陆勇也就打消了顾虑:“好,走吧。”

按摩女带着陆勇往集贤苑小区里走去,从小区门口进去大约50米,往右拐,再走了大约20米,两人在一栋楼的楼梯室门前停下。按摩女从钥匙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两人往楼上走。走到第五层的一间房门前停下。按摩女又掏出钥匙开门,两人进到了客厅。这间客厅是长方形的。进门的这边是北面,南北两面是客厅的长边,东西两面是短边。客厅的南面墙开了两扇门,靠东面的门进去是卧室,靠西面的门进去是厨房、洗手间。客厅的西北角落放了一张1.2米宽的床,靠床尾处放着一张红色塑料凳。

按摩女领着陆勇来到塑料凳边对陆勇说:“你先把衣服脱掉放在这凳上吧。只穿一条内裤就行了。”

陆勇只穿着一条内裤躺到了床上。按摩女也上到了床上,她温柔地对陆勇说:“你先趴下,我先帮你按背吧。”

“好吧。”陆勇翻过身去面朝下趴着。

按摩女跨开两腿骑在陆勇的屁股上,用手爪子在陆勇的背上搔来搔去,边搔边柔言细语地问:“师傅,舒服吗?”

陆勇被搔得痒、麻、酥。他嗡声嗡气道:“还可以。”

按摩女继续在他背上抓、搔、按、掐、揉。

这时卧室门无声无息地开了。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弯着腰蹑手蹑脚地钻到了陆勇放衣裤的凳子边蹲在那里。他伸手拿起陆勇的衣服摸了摸,没摸到什么就放到了地上。接着又拿起陆勇的裤子摸了摸,从裤袋里摸出了一把钱。钱是折成四折的。他摊开钱数了数,有8张100元票子、两张10元票子、1张5元票子。他把8张100元票子放进了自已的右裤袋。再从左裤袋掏出一个钱包从里面拿出8张假的100元票子,再把这些票子按原样折好,然后放进陆勇的裤袋里,然后把衣服裤子恢复原样。一切搞定,他便开门走了出去。下楼梯时故意蹬得咚咚响。

按摩女听到脚步声便故意慌慌张张地说:“不好了,警察来查房了。快走,快走。”

正在飘飘然当中的陆勇被按摩女这么一吓,也变得恐惧起来。他迅速穿好衣服就走了出去。

第二天上午,陆勇来到一家商店对老板说:“老板,给我拿一包长沙烟吧。”

这老板光光的头,圆圆的脸,圆圆的身躯,一双豹子眼。他从烟盒里拿出一包长沙烟扔到陆勇面前的柜台上:“三块五。”

陆勇从裤袋里掏出一张100元的票子递给他。他拿起看了看,怫然变色道:“这是张假钱,另外拿一张。”边说边把钱递给了陆勇。

陆勇惊诧地接过钱仔细地查看。由于他根本就不懂识别真假钱,所以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既然老板要他换一张,那就换一张吧。于是,他又从裤袋里掏出一张100元票子递给老板。老板拿着钱看了看,突然豹眼圆睁,大声喊道:“给我抓住这个坏蛋打死他。这是个专用假钱的坏蛋。”

正坐在旁边喝酒的四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听到喊声,立即起身跑到陆勇跟前抓住陆勇往店门前的空地中央推。到了空地中央,他们四个围着陆勇你一挙我一脚地打起来。陆勇很快被****在地,他们继续用脚猛踢猛蹬陆勇。陆勇本能地双腿蜷缩着,双手护着头。十分钟后,陆勇昏迷了过去,他们才停止围殴离开现场。

半个钟后,陆勇醒来了。全身有多处肿块,疼痛难忍。他努力站起来,发现右脚伤得特别严重,不能完全着地,只能用脚尖轻轻点地。他一瘸一拐地离开商店往工地返回。正在路上痛苦地颠簸着,迎面一个四十岁左右,慈眉善目,衣着朴素的男人走到他跟前关心地问:“师傅,你这是怎么了?”

陆勇表情痛苦地说:“我…我被坏人打了。”

“哎呀呀,这些人怎么这么心狠手辣呢!”他站到陆勇的右边把陆勇的右手搭到他肩膀上说,“来,我搀着你走吧。”

“谢谢你!”

“不用谢,谁都会有困难的时候。有困难互相帮助,这样大家的生活都会好过些。”

“是的,你说得很对。”

“我是广西人,前两天刚从广西过来。昨天在市场买菜不小心把钱包和身份证丢了。现在身无分文,想叫老婆汇钱给我,可是我没有身份证办不了卡。”他叹了口气,“哎!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是啊!你也是够倒霉的了。刚到广州没几天钱和身份证就被偷了。这人没钱怎么生活啊?”

“师傅,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能帮你什么呢?”

“你身上有银行卡没?”

“有啊。”

广西人兴奋地说:“有卡就好办,我叫我老婆把钱汇进你的卡里,然后借你的卡给我把钱取出来,这样不就可以了?”

陆勇想想也觉得有道理:“是哦,这样也挺好的。”

广西人搀扶着陆勇在路边的一张水磨石双人凳上一起坐下。他掏出手机给老婆打电话:“喂,阿英,我现在找到了一个朋友,他有卡,你把钱汇到我朋友的卡里吧。卡号是,”他边打电话边示意陆勇把卡拿出来让他念卡号给他老婆听,陆勇把卡递给了他,他念道,“卡号是6234xxxxxx。”

挂了电话,他对陆勇说:“我老婆马上就把钱打进你的卡里了。你把密码告诉我,我马上到柜员机那里取钱。”

陆勇毫不犹豫地把密码告诉了他。他对陆勇说:“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取了钱回来把卡还给你,还要继续搀扶你回到你的住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说完,他拿着卡就离开了。

半个钟后,陆勇的手机收到一条银行系统发来的消息,消息通知他的账号刚才支出8000元人民币。他的卡里原来有8050元人民币,现在只剩余50元人民币了。他翻然醒悟,意识到遇到骗子了。先是被打伤,接着又是钱被骗走,他万分悲痛,心如刀割。

陆勇踮着伤腿,继续颠来簸去的艰难地往住处走。半里的路程大约走了半个钟才走回工棚。

这个工棚是用竹子搭的架子,用石棉瓦围的墙盖的顶。棚子内用竹子搭了对开两排上下层的连铺床。

今天工地没开工。工棚里的人有打扑克的,有打麻将的,有睡觉的,有坐在床边聊天的。

陆勇踮着腿走到他自己的床边坐下。工友们见他鼻青脸肿腿瘸,都大吃一惊,纷纷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陆勇伤心地说:“早上我去梅东村的一个商店买烟。我拿一百块钱给那老板,那老板说是假钱,叫我换一张。我又拿了一张给他,他看了一下,又说是假钱。于是就叫了几个人打我。那几个人特别凶,把我往死里打,把我打昏了才罢休。后来我走在路上又遇到一个自称是广西的男人。他见我踮着脚走路便过来搀扶我。我俩边走边聊。他说他的钱包和身份证丢了,说他要他老婆汇钱来,但是没地方汇。就说汇到我的卡里。我见他可怜,就同意了。后来把卡借给了他,密码也告诉了他。谁知他是个骗子,取走了我卡里的8000元钱。只剩下柜员机取不了的50元了。”

听了他的讲述,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人说他够倒霉了,有人说他太单纯了,有人说他太傻了,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

石头问陆勇:“你的假钱是哪里来的?”

陆勇:“就是前几天发工资的钱。”

铁和尚:“发工资的钱?不可能吧,发工资的钱哪来的假钱?你拿出来看看吧。”

陆勇掏出那一把钱递给铁和尚看。铁和尚接过钱看了看,不禁大吃一惊:“这怎么全是假钱啊!”

木头也拿过去仔细地查看,看了一会也说这是假钱。

石头对大家说:“我去叫黄永梦(包工头)过来问个清楚。”

黄永梦住在这间大棚子隔壁的一间小棚子里。

石头来到黄永梦住处门前,见到黄永梦正坐在桌子边记工:“黄老板,在忙啊?”

黄永梦放下笔,立正头,微微笑道:“石头啊,找我有什么事啊?”

“陆勇被人打伤了,你去看看吧。”

黄永梦大吃一惊:“什么?陆勇被人打伤了?怎么回事?”

“你去问问他就知道了。快去吧。”

黄永梦随着石头来到陆勇床边,见到陆勇果真满身伤痕,便问:“这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啊?”

陆勇愠怒道:“都是被你害的,你那天发给我的工资有八张一百元的假钱。我今天早上拿去买烟,那商店老板说我是专用假钱的,就叫人把我打成这样了。”

黄永梦矢口否认,非常坚定地说:“这不可能是我发给你的,我的钱都是从银行取出来的,一扎一扎的。再说,我数钱数得多了,手感能力特别强了,真假钱一摸就感觉得出来。”他伸出右手:“来,把你的钱拿出来给我摸摸。”

陆勇掏出那八张钱递给黄永梦。黄永梦拿出一张摸了摸:“这一摸就感觉跟真钱不一样。摸这假钱的感觉跟摸书纸的感觉一样。而真钱是特制的纸张,非常光滑有韧性,用水都泡不烂的。”

陆勇:“你说我的钱不是你发的。那你说我的钱是哪来的?另外又没人给钱给我。”

黄永梦:“你这钱肯定是被人调换了。你最近有没有去按摩?”

陆勇:“我昨晚去按摩了。不过只按了十多分钟那按摩女就说警察来查房了,就催着我慌慌张张地走了。”

黄永梦:“这就对了,你的钱就是在按摩房被她的同伙换走了。你一进去的时候,她是不是叫你把衣服脱了放在凳子上啊?”

陆勇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啊?”

黄永梦得意道:“我当然知道。因为最近我们这个工地有几个男人去按摩,钱都被调换了。他们也是去买东西的时候才被老板发现是假钱。不过他们比你幸运,那些老板都没把他们怎么样。你没他们走运,遇到了一个凶狠的老板。你上到床上后她是不是要你趴下?说先给你按背?”

陆勇耷拉着脑袋声音小得如蚊叫:“是的。”

黄永梦:“在你趴下的这段时间,她的同伙就从另一个房间来到你的衣服边把你的钱换了。由于你是趴着的,所以根本看不到他。而且他把你的钱恢复成原状的。所以,你感觉不到你的钱被动过。”

假钱事件终于真相大白,黄永梦安慰几句陆勇后就开了。

石头安慰陆勇道:“你也别太难过了,先把伤治好吧。”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陆勇:“我借五百块钱给你先用着。”

陆勇接过钱:“谢谢!非常谢谢!”

铁和尚也掏出五块钱递给陆勇:“我也借五百块钱给你。”

陆勇接过钱:“谢谢!非常谢谢!”

木头拿出三百块钱递给陆勇道:“我没多少钱了,只能借给你三百块了。”

陆勇接过钱:“谢谢!非常谢谢!”

这里到医院大约有五里路,陆勇的脚不能行走,背他去的话,又太远太费时费力。石头跟木头、铁和尚他们商量道:“我们用板车拉陆勇去医院吧。”

“好。”木头和铁和尚一致赞同。

铁和尚拉了一辆板车停在工棚门口边。木头拿来一张毛毯铺到车的板面上。

石头与铁和尚一起把陆勇抬到车上,陆勇仰面躺在板车上。

一切准备就绪,石头对木头说:“你就不用去了。如果吃晚饭的时候我们还没回来,你就帮我们打好饭放那里吧。”

木头:“好吧。你们路上要小心。”

石头在前面拉车,铁和尚跟在后面。大约走了有两里的路程,铁和尚见石头已是满头大汗,便走到石头身边对石头说:“来,我来拉吧。”

石头停下车换上铁和尚继续拉着陆勇往前走。走过去约两百米,来到上坡路段。这条坡又陡又长。铁和尚在前面拉,石头在后面推。越往上越吃力。只见铁和尚上身前俯下与路面平行,双手竭尽全力握紧车把,青筋暴出,双脚用力蹬着路面,留下串串足迹。石头则身体弯曲成一匹战马的形状暴发神力往上推车。

陆勇看他们这么辛苦很是过意不去:“弟兄们,太辛苦你们了,我实在对不起你们!”

石头、铁和尚同时说:“没关系,你不要放在心上。”

爬了十多分钟的坡,终于到了平路。这时,石头与铁和尚已经是汗如雨下,气喘吁吁,疲惫不堪。在平路上休息了会,又换上石头在前面拉。大约半个钟后,到了医院。在医院里石头、铁和尚两人帮陆勇办好诊疗手续后就在大厅等他。等他治疗完后,再拉他回工地。

后来有七天,每天都是石头、木头。铁和尚轮流由两人送陆勇去医院治疗。在工友们的热心关爱照顾下,半个月后,陆勇的伤病痊愈了。

两个月后,这天上午陆勇领到了工资。下午没工开。为了感谢石头、木头、铁和尚三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对他的照顾和帮助,决定请他们喝酒。

陆勇、石头、木头、铁和尚一行四人来到了距工地约一里路左右的一家商店。

石头、木头、铁和尚三人在店外的一张圆桌边坐下。陆勇则走到一个矮柜台边,指着柜台一个写有“米酒”两个字的大坛子对老板说:“老板,给我称三斤米酒。”

“好的。”商店老板春风满面地应答。

陆勇又指着一个透明玻璃瓶说:“这咸干花生给我来两斤。”接着又指着一个装有饼干的玻璃瓶说:“这夹心饼干给我来两斤。”

陆勇点完食品便走到桌子边坐下。

不一会,老板把用5升装的可乐瓶子装的米酒和用盘子装的花生、饼干放到了桌子上。拿了四个一次性的纸杯放到四人面前。

陆勇站起身双手握住米酒瓶先为石头他们三人依次斟满酒,再把自己的酒杯斟满酒。接着端起酒杯说:“弟兄们,你们不是我的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你们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无以相报。一切情义尽在这杯酒里。这杯酒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说完,仰起脖子一饮而尽。饮毕,坐回凳子上。

石头啜上一小口酒对陆勇说:“陆勇,吃一回亏,长一些见识。以后不要太相信陌生人了。这个社会太复杂了。人心叵测。都是让钱把心腐化了。为了钱不择手段。”

陆勇:“你说得很对,我以后会注意的。”

铁和尚拿起一节花生剥开,从里面滚出两粒花生米,把花生壳放到桌上,把花生米直接就抛进口中。他最喜欢用这种方式吃花生,他说抛进去的花生米有冲击力,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他边嚼着花生边说:“还是我们这些做苦工的人心好。我们没有贪心,没有野心,凭自己的劳力赚钱,赚多少是多少。”

陆勇、木头、石头也附和着说:“是的,还是我们做苦工的人心好。”

木头端起酒杯,示意大家都端起酒杯:“来,为我们这份兄弟情义干杯!”

“干杯!”四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突然,陆勇的肚子痛得哇哇大叫,瞬间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手脚乱抖乱蹬。紧接着,石头、木头也哇哇叫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手脚乱抖乱蹬。商店老板见状走了过来。铁和尚踉踉跄跄走到老板面前,左手抓住老板的衣领,右手握挙举起想打老板,挙头离老板的头还有十公分就无力打过去了,口中嗫嚅道:“你这酒…有…”。话没说完左手就松开了老板的衣领倒在了地上。

几分钟后,四个人全都死了。老板吓得面如土色,全身发抖。他匆忙收拾行李,带上店里所有的现金仓惶逃跑了。

半个钟后,大批警察到达现场。法医对尸体进行检验。检验结果:死者系体内含有大量工业酒精中毒而亡。

这几个勤劳、善良的农民工兄弟就这样被假酒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天怒人怨!

两个月后,商店老板吴某和黑酒厂老板董某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

作者:哈努文学网 来源:哈努文学网
  • 上一篇:现代人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