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内容

不及格分手宣言

时间:2010-8-23 点击:

  核心提示:每日一封粉色信笺  我称呼吉祥为吉先生,以表明那是我家的,盖上我简微澜的钢戳,标明吉先生已经死会了,不要再打他的主意。  在收到吉先生的每日一信之前,我正坐在阶梯教室里对着格子吐沫横飞的讲述吉先生是如何如何的体贴,冷了送衣饿了送饭下雨了送雨伞,要是有模范男友这个评选活动,我家吉先生绝对可以评的上超好...
  每日一封粉色信笺
  我称呼吉祥为吉先生,以表明那是我家的,盖上我简微澜的钢戳,标明吉先生已经死会了,不要再打他的主意。
  在收到吉先生的每日一信之前,我正坐在阶梯教室里对着格子吐沫横飞的讲述吉先生是如何如何的体贴,冷了送衣饿了送饭下雨了送雨伞,要是有模范男友这个评选活动,我家吉先生绝对可以评的上超好先生。
  格子是咱们班一朵花儿,要是其他的什么特别的,就是找男朋友的时候老和我家吉先生比,这个没法比,她从起跑线上就输给我了。她老说我走了狗屎运,不然怎么会遇见像吉先生那样名字听着就温柔长的超级帅又超级体贴的男朋友。
  所以,就冲她这样一如既往的以哀怨的眼神瞧我的份上,我也该秉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大无畏奉献精神告诉她我家吉先生是如何的好。
  就在我说的来劲,一脚踩上桌子,挥舞手臂说的极其兴奋的那瞬,可爱的班委一把将一封粉色信笺交到我手上。这是每日都会收到的信笺,每次读出来羡慕死一群色女。
  只是还没等我握牢,一干人等蜂拥而上,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格子已经一副瞧小白菜的模样,两眼泪汪汪的,我姑且能从那眼神里读出一些同情。
  我一把抢回我的信,瞪了他们一眼,岂有此理,每天读给他们听已经够奉献了,竟然还要先睹为快。
  彼时,原本喧闹跟菜市场有的一拼的阶梯教里面,安静的彻底,就像无数只聒噪的鸭子被人同时勒住脖子一样。
  我哼着小曲儿,一把抖开信纸。
  我怀疑的看了格子几眼,再看看一干头低的老低的男男女女,那么,我看到的是真的?
  大大的一张信纸上,只有两个字。
  分手。
  没有署名没有落款没有慰问,只有孤零零的分手二字。
  “微澜,节哀顺变啊。”我敢肯定格子的心底绝对是在幸灾乐祸。
  我啪一声将信拍在桌上,“太过分了!”
  “是很过分。”格子附和。估计她也是头一次见到史上最无情冷血的分手信。
  我一按格子肩膀,“竟然写这么丑的字?这封信我断定,不及格!退回从轻发落。”
  “啊?”所有人跌掉一干眼镜,没眼镜的掉隐形眼镜。
  “哎呀,天涯何处无芳草来着。”格子想起什么,一拍桌子,手舞足蹈,“今个儿似乎还有一号帅哥找你来着。”
  “在哪里?”我马上两眼锃亮,好吧,我承认是我是心虚来着。
  “走了。”格子沮丧的讲,“为什么,这年头,帅哥都喜欢你那样的壮士来着。”
  “嘿嘿。”我得意地笑,“这就叫风水轮流转。”
  
  小猪猪里的简微澜
  我决定找到吉先生,好好的教育他一番,要叫他知道,写出那样歪歪扭扭的两个字有多丢我的脸。
  沈吉先生和我的关系,用句文绉绉的话解释就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从他一把鼻涕乱抹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咱们就玩过家家。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很有保护欲的女生,因为像沈吉先生那样瘦的骨架子那样优秀的条件,我不防着点,早晚都得变成别人的男朋友别人的老公别人的孩子他爸。所以用格子的一句话来讲,我就是老母鸡护着小鸡,知道怎么捍卫自己的私有财产。
  我无奈放下手机,打了N多遍还是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好小子,给我玩人家蒸发,小心我找到你的时候揍扁你。”我气的咬牙切齿。
  用力将自己丢进软软的被窝里去,一手抓过床头沈吉先生送的小猪可比。
  这个还是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沈吉先生送我的,我记得当时相当之不满意,人家女朋友过生日都是浪漫的玫瑰花一大把,奈何这个家伙送我一只猪。
  吉先生非常从容的拍拍我的脑袋,“简微澜小姐,我只是想你很幸福,和可比猪一样幸福。”
  我一把敲他胸口,“嗯哼?你这是说我是猪,那你是啥?”
  “我是另一只小猪。”吉先生笑的温柔至极。
  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可比猪失去另一只可比猪,哪里能够和幸福扯上边?
  所以吉先生,简微澜要是没有你,永远都不可能幸福。
  我拽拽猪耳朵,一张纸条掉出来,我欢喜的近乎大叫。
  “微澜小姐,吉先生最近有点忙没有办法来看你,要乖乖的。”纸条上是这样写的。
  刚刚一肚子的火气,噗一声像被放了气的气球消失的干干净净。
  我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一翻柜子,里面满满的塞了一大推小白兔糖。
  啊哈,吉先生果然来过!
  我火速打开房门跑出去,一直跑到院子里,一边大叫着吉先生的名字。
  隔壁大婶很奇怪的看我一眼,我冲她瘪瘪嘴,我才不管她咧,恋爱中的女人向来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一句话,谁不曾年轻过,谁不曾疯狂过来着。
  可是吉先生,我们已经有很久很久都没有见面,你同我说你们全家去旅行,我想过,你是忽悠我来着,故意躲在家里不出来,我滴答滴答的,每天晚上都要去你家后窗看看,看见里面空荡荡的,客厅的电视机上落了很厚的灰尘,才相信,你是真的不在家。很好,没有骗我。
  但是吉先生,你再不乖乖的出现在我面前,小心我亲自跑到你的学校去抓人。我知道你即将要论文答辩,所以,你一定在学校。不要以为一张留言一袋小白兔就能贿赂我。
  吉先生,不带这样的。
  
  穿浅色毛线衣的那个人叫沈初安
  第二天一大早,我抱着满满一大袋子的小白兔糖去学校。
  由于吉先生昨天写的信上两个字太丑了,那严重影响我在格子以及众同学心中的形象,所以我一定要挽回那样的局面。
  踏进教室的时候,乱哄哄一片,我眼尖的瞧见一干美女都围着教室中间的一个位置。我一手抱着小白兔,一手极其飞速的隔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
  果然,那里坐着一个穿着浅灰色毛线衣的男生。长的是眉清目秀,帅气十足哇,莫怪那群女生那么疯狂。
  “你好,我叫沈初安。我昨天来找过你,你同学说你不在。”他笑很明朗,有两只可爱的虎牙。原来昨天格子说的帅哥就是他。
  假如吉先生是个温文儒雅消瘦的,那么这个叫沈初安的就是明晃晃的。
  “我叫格子。”格子显然非常动心,她庆幸终于出现一个能和我家吉先生媲美的猎物岂有不出手的道理,这样才能在我吐沫横飞的夸赞我家吉先生的时候,仰着下巴不屑一顾。
  初安站起来,一把隔开格子直接朝我走。
  “我叫简微澜。”我很没志气的告诉他。
  “微澜,今晚有空没有,我想请你吃个饭。”沈初安是笑着说完的,周围一阵尖锐的吸气声。我心底飘飘然,哗,他叫我微澜哎。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还是很有志气的,哼哼,吉先生,就冲这一点你也应该给我快点露面。
  “我知道,你是吉祥的女朋友。”我发现沈初安笑的时候会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洁白程度绝对可以去拍黑人牙膏的广告。“我是吉祥的朋友。”
  “哗。”我一把丢下手上的小白兔,极度不顾及女孩子家的矜持,一手提起他的衣襟,“快点告诉我,吉先生那个家伙去了哪里?居然这么多天都不来看我,打手机也没有人接听,你帮我告诉他,要是他再不出现,再不出现——”
  所有人都在等我的下文。
  “我就自己去找他。”全体对我露出鄙视的表情,哼,谁在乎呢。
  “你的信。”可爱的班委一把将一封粉色信笺丢到我手上,我赶紧护住不叫那帮狼一样的家伙抢了去。
  撕开信,我极其优雅的抖开。
  “写的什么?”格子那朵花儿迫不及待的问我。
  “哈哈,吉先生说,今天会给我一个特殊礼物。怎么样怎么样,羡慕死你们一群色女。”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小人得志,但是谁让我有那么出色的吉先生呢。
  沈初安非常奇怪的看我一眼,他一伸手想夺我手上的信,幸亏我眼疾手快死死抱在怀里不叫他抢了去。
  “怎样?”我挑衅的看他,像一只斗志昂扬的大白鹅,敢抢我的东西就啄死你。
  “我该走了,微澜,晚上我到你家门口接你,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丢下这句话,沈初安很帅气的踏着大步走出教室。
  “好啊,你个微澜,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格子一把扑上来,我躲闪不及被一群色女扑个正着。
  最后,我指着天地发誓,我绝对不会泡沈初安那个家伙并且要发了三遍,格子才肯高抬贵手放我回家。
  切,我绝对要强调,我才不是屈服在这帮恶女的淫威之下才不去的,我都有吉先生了,为什么还要去勾引另一个人呢,一群笨女人。
  
  沈初安有些孜孜不倦
  简微澜,今天要有好心情。
  我拽拽可比小猪的耳朵,从耳朵里掉出来的字条上是这样写的。
  打开抽屉,哎,昨天刚被推销出去的小白兔又塞的满满一抽屉。
  我下床,抽出纸笔留下一张便条。
  吉先生,基于咱们以后的未来生活,还是不要这样浪费,每次都是将这些小白兔拿出去众乐乐太奢侈了,改成两天一袋。
  落款,微澜。
  写好便条,我飞速洗漱完毕,路过吉先生家门前的时候,还是看到他家紧闭的家门。下意识的又想去看一看,终于还是忍住了。不要看,一定是一层厚厚的灰尘。
  我哼着小曲儿到校门口,意外的看到初安依着学校大门口,显然是在等人。
  不至于等我的。我瘪瘪嘴,继续哼着算你狠路过他。
  “喂。”他开口了,我装作是路人甲飞快的路过。
  “微澜,简微澜。”好吧,人家指名道姓了,我再装有些对不起吉先生了,好歹也是沈吉先生的朋友咧。
  我退后几步,灿笑看着他,“啥事,说。我记得吉先生说你们要硕士论文答辩了啊,你怎么还有空?”
  我果然体贴啊,知道吉先生正在准备毕业论文呢。吉先生说,等到你大学一毕业咱们就去领红本本。我那个高兴就别提了,早领了早好啊,以免夜长梦多嘛。
  吉先生啊吉先生,你到底是落入我简微澜的手心里。任你孙悟空也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我偷着乐。
  “为什么昨天你失约?我听吉先生说,你是个很守约的女孩儿。”初安皱眉了。
  “那只是对于我家吉先生守约,你不是他,我干嘛对你守约?”看吧,理由足够了吧。这就叫自取其辱,何必来着。
  “你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什么多长的时间,我听不懂听不懂。
  “已经过了一年了,你不能永远出不来。”不明白不明白。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不耐烦,“我要上课了,再见,再不见。”
  “你是在自欺欺人。”他声音很大,我听不到听不到。
  心情晴转多云,下次遇见他一定要绕道而行。
  坐在教室里很不开心,因为格子那个家伙又抢着拆我的信,然后好死不死的竟然又是那两个长的很丑的字——分手。
  当然,我还是鉴定为不及格。但是那群色女硬是说你是真的要和我分手,他们拿出了证据,那一封封的信笺,上面全部都写着分手。
  拿起手机一直拨打你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吉先生,你做什么不接我电话,我多么希望电话的另一头突然响起你宠溺的声线,告诉我那些信都是你的恶作剧。
  但是不管我怎么打,打到手机没有电了,打到那些数字键已经明显模糊了,还是打不通你的电话。很好很好,哼哼,吉先生,你死定了!
  “也许他停机了。”我突然想到这一点,眉开眼笑的对着格子说,“我一会儿就去给他充话费,然后你们就会知道我家吉先生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和我分手的。吉先生的字非常漂亮,才不会写这样难看的字。”
  然后我早退了,背着包,一口气奔到营业厅,掏出五十元,我说给这个号码充话费。
  营业厅的小妹妹笑的很甜,但是很快她的眉头皱起来,她很奇怪的问我,“你确定是这个号码?”
  “是啊。”我非常肯定,吉先生说过,有啥事,一键通。这个美眉的脑袋肯定秀逗啦,我怎么会不记得吉先生的号码咧?
  “小姐,这是空号。”她说的也很肯定。
  “不可能,不要开玩笑,赶紧给我冲话费吧。”我再将钱递过去。
  “小姐,这个真的是空号。”小妹妹估计是新来的,被我逼急了。
  “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大笑几声,一直笑一直笑,可是吉先生,为什么,我会笑到眼睛开始下雨。
  
  躲在沙子里的鸵鸟简微澜
  吉先生绝对不会叫我找不到的,他一定在便利店的某个地方为我买小白兔,或者在我的房间里偷偷塞一张字条在小猪耳朵里,他不来找我,那么我去找他。
  我给自己打气,我才不会找不到吉先生,我也绝对不相信他是真的要和我分手的,我一定要揪出他来,把王子一样的吉先生带到格子面前,叫她永远那样羡慕我有一个那样爱我的王子。
  我的吉先生,那是顶呱呱的,好到一定的高度,谁都比不上他。
  路过便利店,我直接推门进去,对着售货员阿姨灿烂一笑。
  习惯性的走到小白兔的货架前,习惯性的拿起一袋小白兔,习惯性的去收银台。
  “小丫头又买糖啊,担心对牙齿不好哦。”收银员很熟悉的对我笑。
  我也回给她一个绝对有杀伤力的笑,甩甩头,结账,回家去。
  哼,吉先生,在便利店找不到你,那么你一定在我家。等着,被我洗脑吧。
  我抱着一大袋子小白兔就往家跑,我几乎已经看见我的吉先生站在我面朝南的窗户前温柔的看着我,哇塞,光是那眼神就足以叫我原谅他这么久不露面。
  跑回家,打开家门,跑进我的房间。一把抽开抽屉将小白兔放进去,这才看到上面的字迹。
  我早上说叫吉先生不要天天买小白兔了,然后现在看到吉先生的回答。
  他写,好的。
  我抽出纸笔,亲爱的微澜,今天已经买了,那么,我明天一定记得不买。
  我丢下笔,背起背包走回门前关上重新开门进去,然后看到桌子上的回答。看,我一个人玩的有多High,把自己练成250那也需要很高的情商。
  我继续写,吉先生,基于你的习惯性动作我就不怪你了,但是下次一定记得哦,两天一袋小白兔。
  我翻到一张白纸,写上,微澜,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落款吉先生。
  我忽然停住,我啪一声将笔丢到老远的地方。无论我怎么留言说就要回来,可是你还是没有回来。
  不在这里,吉先生不在这里,那么吉先生,你死去哪里了?
  我神经质的拿起手机一遍一遍的拨打你的电话,没有电了,我就插上充电器一边充电一边打,吉先生,我今天铁了心一定要将你揪出来。
  不记得是打到多少遍,我侥幸的告诉自己一定是移动出了问题,不然为什么一遍遍的听到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您查实后再拨?
  我一直打一直打,我多么希望下一遍的时候就会是你熟悉的铃声做我老婆好不好,吉先生,你竟然敢不告诉我就换了手机号码,你为什么叫我找了整整一天都找不到?
  手机上那几个数字的按键已经按到模糊,终于在我拨打N+1遍的时候,电话毫无预兆的通了,甚至那铃声都没有唱歌,就通了,就像,吉先生一直都在迫切的等待我打电话给他。
  我握着手机,忽然嚎啕大哭,“吉先生,你死去哪里了,为什么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你知不知道我需要怎样才能找齐所有你这么久没有出现在我面前的理由!”
  我没有去听电话另一头在讲什么,那一刻我丢下手机将头使劲的埋进被子里,那样才能阻止我惊天动地的哭声通过麦克风传到电话的另一边。我不能叫吉先生知道我在哭,我用力的埋下去埋下去,就像一只鸵鸟一样。
  只是因为电话通了的那一瞬,响起一个非常陌生的声线,他叫我微澜。
  
  乘着时光列车去寻找吉先生
  吉先生说过我是个打不死的小强,意思就是具有非常阿Q精神,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总能在下一秒笑的都是晴天。
  可不是么,睡了一觉,神清气爽,而我决定,亲自去吉先生的学校。
  最好是真的有事情在忙,不然我一定揍到他妈都认不出他来。
  我是多么开心,吉先生,只是因为我就要见到你。
  我从来都是很没有志气,每次都是非常的生气,但是只要看到你的笑脸就怎么都气不起来,但是吉先生我保证,这一次筱沫是真的很生气。
  我一口气冲到吉先生常去的画室,那时候刚刚好阳光透过一排明晃晃的窗户照在画室的每一张画上。我看见空旷的画室里,有一个人背对着我,熟悉的白衬衫,干净的一看就是你。
  我蹑手蹑脚的走近,我瞧见你的画板上画了一片繁华的街市里,一个长发女孩儿一个人坐在街角的路灯下面捂着脸。周遭那么快活,独独那个女孩儿那么寂寞。
  同一刻我的吉先生转过身来,阳光打在你脸上,多么的漂亮。
  可是为什么,我的吉先生在转身的时候,变成了沈初安?
  “你好,微澜。”他伸出手,他对我咧嘴笑。
  我嘴角瘪了瘪,终于没有笑出声,我一把抓住他的白衬衫,眼泪鼻涕全部丢上他的衣襟。
  他说,微澜,我们来讲个故事
  我坐到地上去,抱着膝盖,我努力的去听他的话,因为我知道,初安的故事里,主角是你。
  他在我身边坐下,仰着头开始讲你的故事
  去年的今天,一架飞往墨西哥的飞机失事,唯一生还的那个人叫做沈初安。
  我记得这么件事情,我趴在电视屏幕上,细细的查探死者名单,我看见吉先生的名字挂在上面,不光是他,还有我未来的公公婆婆你的爸爸妈妈。
  那一刻,我假装我失明,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说,“初安,你要是知道吉祥在死之前还惦记着你,你就应该要好好的活下去。”
  他说,“你不知道微澜,在我们两个被甩到巨石滩,拨打求救电话也需要两个小时才能有直升机来救援的时候,吉祥一直拉着我跟我讲如果你知道他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了,你会有多么伤心。”
  他说,“整整两个小时他一直说一直说,从你们还是孩子一直讲到你们说一毕业就去领取小红本本。他从未放弃过活下去。”
  他说,“他说要是他死了,请让我说服你他已经不在了这个事实。他说,微澜是个多么死心眼的姑娘,他猜到了你会装作鸵鸟躲在自己的城堡里,一个人活成两个人。”
  他说,“他最后拜托我,将他最后已经写不出字而写出的分手书,交给你。他最后甚至还调笑说,要是他的微澜看到这两个字一定会大骂他写的字有多么的丑。我复印了许多份许多份,每天寄给你一封。”
  他说,“微澜,我喜欢上了吉祥口中说出的那么美好的你。”
  我已经泪流满面,擦掉了又跑出来,多么荒唐啊,吉先生我听到了什么啊,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听到!为什么我上好的阿Q现在失效?为什么我不能再一次装作是个250?
  他用力抓住我的手,眼睛已经被我擦得几乎破了皮,但是我笑到泪流满面,哭到哈哈大笑。
  吉先生一定不想我哭,他一定不想我哭。
  我说,“沈初安,我不能因为你是吉先生的男朋友,我是吉先生的女朋友就可以忽略吉先生这个介质成为男朋友女朋友。”
  
  不及格分手宣言
  我将初安一个人丢在画室里,我独自奔跑在热闹的街角。
  多么热闹,但是吉先生,再也没有你在我身旁。
  我跑掉了鞋子,跑掉了一地的泪光,我被不小心撞到在地,没有关系,我站起来再跑。微澜是个打不死的小强,跌倒了,要哭也要等站起来再哭。
  我坐在路灯下面,用力的抱住自己的膝盖将头藏到膝盖里去。
  我是怎样的一个人玩着游戏,吉先生,你走之后我浑浑噩噩的过了这么多日子。掰着手指数数已经有了一年的时光。
  沈初安有寄你的分手信给我,他寄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我将那些信一封一封的丢掉,丢掉,然后你就不会真的再也回不来。
  我自己模仿你的字迹写上你曾经说过的话,塞进小猪的耳朵里去,然后自己打开的时候欢喜,就像真的是你写给我的。
  我自己跑到便利店买许多小白兔糖塞的满柜子都是,那样就会觉得你一直还在,每天都有满满一柜子的小白兔。
  我一遍遍的拨打你的电话号码,将此号码为空号请查实后再拨听成无人接听。
  吉先生,你不知道我怎么样过着没有你的日子,我曾经那么庆幸我捡到一个你,可是现在你不在了,再也没有另一个吉先生那样爱我了。
  吉先生,你不知道,每一封那样歪歪扭扭的分手信笺我需要怎样的自欺欺人才能读出那样甜蜜的话语,我要怎样努力才能否认你已经不在了这个事实。
  吉先生,你的微澜并不如你看到的那样强壮,她会哭,会在深夜抱着被子哭到声音沙哑哭到整天眼睛红肿。
  吉先生,不要以为随便找个人来就能代替你,我告诉你不带这样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取代你。你写的分手两个字太丑了,我早就已经断定不及格,你的简微澜永远不承认。
  永不。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22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77331号-1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