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内容

伊迪丝·卡维尔

时间:2015-3-27 点击:

  核心提示: 这是一个关于她的故事。那是一个秋天,伊迪丝正在她的医院里照顾病人,这本来是一家护士培训学校,但因为战争爆发,被临时受命为红十字医院。医院坐落于比利时,那里是战争的前线。伊迪丝的医院在哪里像是沙漠中...

这是一个关于她的故事

那是一个秋天,伊迪丝正在她的医院里照顾病人,这本来是一家护士培训学校,但因为战争爆发,被临时受命为红十字医院。医院坐落于比利时,那里是战争的前线。伊迪丝的医院在哪里像是沙漠中的甘露一样,被士兵们所保护,只有这里有一丝的平静与祥和,当然还有美丽的护士小姐们的细心照顾。

伊迪丝照顾的是德国的一名战俘,受伤很重,整个身体像是在热炎上滚过一样。

“请你不要这样,生命是无价的,你放弃自己的生命,是在让你的祖国蒙羞!”伊迪丝恼怒的说,手中的汤匙举了几次送到他嘴边,这位被俘的德国士兵依旧决然的紧闭住嘴。

“好吧!你不吃就不吃吧!”伊迪丝没有办法,把盛饭的盒子放到桌子上,拿起刚刚洗净的毛巾,打算给他擦身体,保持外表清洁,防止伤口感染。

“你不要碰我,否则一旦我能动,第一个就是杀了你!”德国士兵瞪着大眼看着伊迪丝大叫。额头的绷带渗出些红色。

“请你不要激动,保持情绪的稳定,相信我,你一定会痊愈的。”伊迪丝小心的安抚她。纤细的手划过德国士兵起伏的胸膛,冰凉凉的触碰让德国士兵享受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伊迪丝慢慢的抚摸着。见他平静下来便问:“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德国士兵睁开眼,怀疑的看着她。“哦,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你是知道的,以后,我会一直照顾你,直到你痊愈,所以,我想,如果我知道你的名字,以后会方便一些,不用说,‘喂,那个谁’或者是‘喂,那个病人’。这样的称呼太难听了。”

德国士兵注视她海蓝色的眼睛,开口道:“崔·彼得·纳斯的里。‘对不起,你说什么?’崔·彼得·纳斯的里,是我的名字!”士兵笑了一下,“很难听是不是?我讨厌这个名字!”

“不不不,很好听,不错的名字,我叫伊迪丝·卡维尔,你可以叫我伊丝。嗯,我喜欢你的名字,崔。”伊迪丝开心的说,她很高兴这个士兵能告诉她名字。

“伊迪丝·卡维尔,像天使一样美丽的名字。记得我的妹妹也叫伊丝,当然,是简称,她全名叫伊和纳斯,非常漂亮的女孩,但是我几经5年没有看见她了,现在也该有你那么大了吧!”德国士兵说道,眼睛中透着温柔。

“哦,对不起,我很伤心,你和你妹妹分开这么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做你的妹妹,替她来照顾你。”伊迪丝关切的问道。

“真的吗?”“是的,这样说你是同意了。”“当然!”“那好,既然这样,崔哥哥,我可以喂你吃饭了吗?”伊迪丝小心的问,怕他不同意。

“嗯!”德国士兵激动的眨了眨眼睛,因为身体完全没有直觉,只好通过眨眼睛表达自己的心情。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德国士兵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他对待伊迪丝就像对待亲人一样呵护,帮助她照顾病人,给她做一些小礼物,一点一滴的爱像阳光一样,暖洋洋的。

但是噩耗像是暴风雨一样的来了。那年年末,英法联军战败了,德国的士兵像是推土机一样把败军向后逼。伊迪丝的医院又成了那些试图逃跑的士兵寻求庇护的地方。

伊迪丝·卡维尔有着金子一般的心,她毫不犹豫的帮助了他们。

但是同时,崔被孤立了起来,他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代替伊迪丝照顾病人。他们是英法的败兵,不是德国的战俘,士兵们不相信他。他被戴上了巫师的名号,人们不敢吃他手里的食物,怕一吃就会全身腐烂,再被乌鸦吃光;不敢与他交谈,怕自己的灵魂被巫术诅咒,永远受到撒旦的折磨。

崔孤零零的被安置在医院的阁楼里,像是被遗弃的旧物。

伊迪丝没有注意到崔的变化,她有太多的病人需要照顾,没有时间去陪伴崔。只管每天把食物送到阁楼,甚至连句话也不与崔说。

伊迪丝并没有厌恶崔,她只是把崔当成一个病人,或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她没有时间去与一个康复的病人聊天。每一天都会有伤员送过来,每一天都会有人死去。死亡像是诅咒一样,笼罩着这所医院。

自从崔被安置在阁楼,之后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崔像是秋天的枯草一样安静,一样憔悴。他唯一能露出笑颜的时刻,便是伊迪丝送来食物的一点时间。

崔的家乡是德国的乡村,他的父母病死了。只有17岁的他,开始带着11岁的妹妹,靠乞讨为生。但是很快不幸又降临了,他的妹妹吃了不干净的东西生了重病,也去世了。当时,正赶上战争,崔被征召入伍。孤单的他几次在生死的边缘活了下来,一直到现在的23岁。

从他看到伊迪丝·卡维尔的瞬间,他就喜欢上了她。伊迪丝·卡维尔其实并不美丽。崔在昏迷时,只是模糊的看见一双碧蓝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的,他的妹妹就有这样一双同样的眼睛。

在之后的接触中,崔被彻底征服了。伊迪丝的笑容像水仙花的绽放;伊迪丝的声音如同百灵鸟的鸣唱,伊迪丝像天使一样,挥动着金光光闪闪的魔法棒,治愈了一个又一个被撒旦附体的伤员。

崔爱上了伊迪丝,但他不敢表白。他的勇气被德国战俘这个名称消磨的一点不剩。最终,崔永远错过了伊迪丝。

德国的军队占领了比利时,伊迪丝·卡维尔因为收容战败的英法联军的士兵而获罪。被捕入狱,然后被审判,最后被枪决,时间仅用了半天。

崔像往常一样,待在阁楼里,静静的等待这伊迪丝送来午餐,没有人打扰,因为阁楼的门是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德军没有发现。

当这所阁楼再次被世人所见,抗战已经结束了。门被推开了,崔一直坐在床边望着房门的方向,手里握着一个木头的雕像,雕像像一个天使一样穿着洁白的外衣。

作者:哈努文学网 来源:哈努文学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