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内容

紫堇剑

时间:2015-2-28 点击:

  核心提示: 传闻神隐国英雄领袖冰澈的佩剑,剑身冰心彻骨,攻击时漫天紫堇花落,宛若一个凄婉的女子,在低声坠泣她那飘渺的爱情。紫瞳,我一定会成为神隐国最强大的战士。年幼的冰澈紧紧抓着紫瞳的手,高声的呼喊着。紫瞳微...

传闻神隐国英雄领袖冰澈的佩剑,剑身冰心彻骨,攻击时漫天紫堇花落,宛若一个凄婉的女子,在低声坠泣她那飘渺的爱情。

“紫瞳,我一定会成为神隐国最强大的战士。”年幼的冰澈紧紧抓着紫瞳的手,高声的呼喊着。紫瞳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眼底是那样的迷恋。

“紫瞳,这是你喜欢的紫堇花!”少年兴奋地跑过去,把一束紫堇花塞给紫瞳,傻呵呵笑着。却没有发现那一如既往的微笑里,噙着幸福的泪花。

……

冰澈努力地回忆着,眼睛渐渐变的赤红,泪水决堤般汹涌了起来……胜利归来的英雄并没有如想象的那般开怀,而是把自己关在木屋里,发呆似的看着这间曾经无数次来过的地方;轻轻的抚摸着那把紫堇剑,久久不语。

魔之谷和神隐国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英雄总是辈出于战争的舞台;年幼的冰澈自小就被这样的思想无休止的灌输着。他很希望成为一名让人敬仰的英雄,被刻入历史的神碑中永久流传。紫瞳是他唯一的仰慕者,也是他唯一的朋友;他冷酷的外表总让人望而生畏,所以年少的冰澈只有这一个朋友。

依稀记得,每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划出地平线的时候,那个安静恬淡的女孩子就会轻声敲响冰澈的房门;把温馨的早餐放在桌上,督促这个懒惰的英雄吃饭、进行一天的修炼。他们会爬上穆斯林山巅,因为只有在那里才有充足的灵气。

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是怎么度过了那么漫长的年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燥生活,为的却只是陪着他走完一段人生的旅程。穆斯林,是一个伟大的修士,冰澈之所以选择这里是他认为他会像伟大的穆斯林一样,以吾之名,贯穿天地。可是他不知道,穆斯林不只是一位伟大的修士,穆斯林同样是祝福之神和战神的传承者;祝福一切的美好。冰澈双手颤抖着,努力地去回忆那些残破记忆;他现在清楚知道,紫瞳对他有着怎样的意义。

穆斯林的祝福让他成为了英雄,虽然国家残破不堪,只剩下这座偏僻的村庄没有受到荼毒,但是神隐国毕竟是胜利了,魔之谷不复存在,是他为魔之谷划上了圆满的休止符。得到了穆斯林的祝福,却失去了唯一的爱情。这或许就是穆斯林的残酷吧,得到祝福的人会失去一样东西,或许弥足珍贵,或许一文不值;冰澈再次纠结了起来。对少年的冰澈而言,或许一文不值,他只想要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英雄,那是他一生的追求。可是当他王者归来,他才知道他失去的东西对他而言,是如何的旷世奇珍。

“不!”他歇斯底里地喊着,没有人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只知道此刻的他已经近乎疯狂,是心痛?或许说心碎更好些,像玻璃一样,碎的一片一片,支离破碎。

魔谷大军疯狂出击的那天,王阿兰德向神隐国的子民宣召,抵抗魔之谷的疯狂扩张。为了激励万众一心,国家将会举行盛大比斗,选出十位优秀的子民,追随王阿兰德亲征。在神隐国,王阿兰德是个神话般的传说,他开辟神隐国的疆土,继承了神的意志。能追随王的人,都会成为永恒不朽的的英雄。

那一年,冰澈光芒万丈,走入了十英雄的舞台。小村挑战者并没有阻止冰澈的脚步,紫瞳眼睁睁看着她守望的男人一次次击败对手,然后微笑着对他点头。冰澈总是兴奋地挥手,像个孩子一样炫耀着自己的成就。

“紫瞳,我要去王城了?”那是最后一次看到紫瞳,冰澈的兴奋地向紫瞳辞行。

“能带我一起去吗?”这是第一次紫瞳的请求。

“你等我回来,我会把魔之谷的紫堇花全部带回来给你。”冰澈并没有在意那句话的含义,只是依旧像年少时一样。

“我会一直陪着你……”紫瞳望着远去的青年,心里默默的念着。

神隐国的子民是神族的后裔,拥有着无以伦比的天赋,在这里强大的修士比比皆是。但是不要小看对手,神魔不两立,魔族的后裔甚至远远超过神族。冰澈抵达王城的时候,比斗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年轻的莫提斯,华贵的斯洛芬多,都是擂台上耀眼的新星。冰澈只是不起眼的一粒微尘,但是拥有着一颗坚韧的心。

回忆到这里的冰澈,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那些人,曾经都是他最信任的伙伴,他曾经一直以认识这些人而自豪,他们的名字也将是神隐国历史丰碑的见证者。冰澈抚摸着剑身,轻柔地像抚摸爱人柔软的发丝。剑身轻颤,似乎回应着她的爱人。

冰澈一次次向着目标挑战,武器不堪重负,终于在与震天的比斗中化作虚无;所幸的是,王阿兰德的出现。王钦点了两个坚强的对手,他们用自己的勇敢证明了他们。战争是无情的,王亲征的前夕,家乡送来的紫瞳的礼物,冰澈还记得自己手握紫堇剑时的情形,是种血脉相容的悸动……带着深深的牵挂,浓浓的依恋。青年的冰澈只知道,远方有个人为他而等待;殊不知爱人就在身边。

战火点燃了男儿的激情,却也让人变的无情。王阿兰德带领着他的十英雄,开始了漫长的征伐,冰澈的名字也开始照耀着神隐的大地。神隐的援军的势如破竹一举击溃了魔谷的军队,王阿兰德没有就此止戈,轻率的决定挥军魔之谷。也许就是这个草率的决定,才让神隐国灰飞烟灭,成为了历史。

魔谷分兵而退,制造了假象,神隐国的军队多次尝到了胜利的果实,信心爆棚,却不知道,这些信心都是魔谷的诱敌而已。深入敌人腹地,还是孤军深入;发现被围困的时候才幡然醒悟,王阿兰德决定突围,冰澈毅然留下殿后。

冰澈为了吸引敌人火力,为王争取生机,带领着军队疯狂反扑,兵锋直指魔谷的魔都。冰澈本以为再也回不去了,却没有想到他的举动和魔族的计划如此相似。紫堇剑大放异彩,剑锋所指,所向披靡。魔之谷在冰澈的疯狂中变成了废墟,胜利是这样的让人不敢置信。接到斥候的传信,王阿兰德战死,神隐国一片狼藉。如同两个疯狂的对手,疯狂的进攻对方的腹地,却没想到自己的家园早已不在。

残军人人悲愤地望着那个寒冰一样的男子,冰澈。哀兵必胜,借着这股沉重的悲痛,残军挥师王城,誓与魔族残军不死不休。或许这就是一种极限,超越心理的极限,就这样经历了数场大战,在盘龙峡谷附近歼灭了魔王坎布鲁,赢得了这场种族灭绝战争的胜利。在战争中死去的人无法运输安葬,就地掩埋,从此这里被命名为神之墓地。

胜利的人开始寻找幸存者,当冰澈回到家乡,看到这里依然存在,可以想象他是如何的激动。他,将是神隐国的领袖,虽然活着的人再也无法建立国家,能在这个小村庄苟延残喘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但是历史却成就了一个不朽的传说……冰澈的名字永远不会埋葬。

当他一如往昔那般回到木屋,屋子里的灰尘让他神情恍惚了起来。他找到了村长,想知道紫瞳这些年还好吗?村长讲述的故事让这个天神一般的男人瞬间变成了木偶。

当年的冰澈力战震天,兵器化成虚无;紫瞳就在遥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回来后的紫瞳四处寻访铸造大师,希望给她的冰澈做一把神兵。神兵怎么能是人的产物?锻造大师告诉紫瞳,战神拥有无双的锻造技巧,若要求取神兵,穆斯林是唯一一个可以给予她的人。

穆斯林就在穆斯林山上,可是从来没有人找到,神不是人想见就能见到的,哪怕那个人是王阿兰德也不行。带着飘渺的神话,紫瞳毅然踏上了寻找穆斯林的旅程,也许是这个女孩子经常来这里,也许是穆斯林的祝福的原因,紫瞳如愿的找到了那个神秘而强大的穆斯林。

“若要铸就神兵,就需要牺牲神魂和神格,甚至是神之躯都要放弃,你确定要为他铸造一把剑而牺牲?”穆斯林声音冰冷,却带着淡淡的无奈。

“我只求在我死去之后,剑会如期到他的手里。”柔美的脸庞洋溢着幸福和坚定。

“你并没有死去,只是你将化身为剑。”穆斯林第一次有了情绪的波动。

就这样,剑如期送到了冰澈的手中,他却不知道,他离开时的一眼会变成永别;他才明白那血脉相容的悸动是来自哪里。冰澈回到了木屋,闭门不出,回忆着一幕幕他们的画面,回忆着那在一起的日子。现在的冰澈,仿佛一下子看清了世界,以前多少的细节他都错过了,原来那个一直默默付出和守护着他的女孩子是那么的爱他。

“澈,我想你已经归来,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我想告诉你,我看的到,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紫堇花已经凋谢了吧?

不管你是否看的到我,我都在那里,不曾离开你。

不管你是否也爱过我,我一直爱你。

不管你是否活下去,我没有放弃你。

不管你走到哪里,我的爱,至死不渝……

紫瞳”

这是冰澈在木屋找到的,或许是紫瞳唯一留下的东西;冰澈亲吻着剑,是那样的痴迷,仿佛在亲吻他的爱人,可是剑却没有回应。冰澈离开木屋的时候,整个人苍老了很多,他喃呢着一段苍老的话语:“我要我们在一起,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没有人知道冰澈去了哪里,有人说他去了穆斯林山,要求穆斯林把他变成剑魂,永远守望着紫瞳;有人说他去了神之墓地,陪着他的爱人永远在一起;更有甚者说,他去寻找复活紫瞳的方法,不一而足。

Tags:紫堇 堇剑   
作者:哈努文学网 来源:哈努文学网
  • 上一篇:十里桃花
  • 下一篇:颜色恋之密码——紫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