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语句 >> 人生格言 >> 内容

谁是谁的一生一世

时间:2008-8-12 点击:

  核心提示:我想赶在冬天来临之前为你写完这个故事,一如既往的爱情故事。我不会写其它文字,如你所知,我甚至游离于所有的现实之外。可是,我想给你讲这个现实的不能再现实的故事,在一个不太温暖的深秋,一个并不明媚的早晨。 你应该还记得经常路过的那家咖啡堡?“他不在家里,就在这里,他不在这里,就在来这里的路上。”第一次看...
我想赶在冬天来临之前为你写完这个故事,一如既往的爱情故事。我不会写其它文字,如你所知,我甚至游离于所有的现实之外。可是,我想给你讲这个现实的不能再现实的故事,在一个不太温暖的深秋,一个并不明媚的早晨。 

你应该还记得经常路过的那家咖啡堡?“他不在家里,就在这里,他不在这里,就在来这里的路上。”第一次看到这个广告的时候我笑了。回头看看易杰,脸上竟然也笑的很灿烂。好久没有看到易杰笑了,自从他的公司开始那场旷日持久的官司,笑容就跟他绝了缘。如果不是今天需要给他的客户准备礼品,他应该没有心思陪我出来逛街。所以我们走进了那家咖啡堡。要了自己喜欢的咖啡,蓝山。 

咖啡上来的时候易杰起身去了洗手间,我一个人傻傻的看着不断蒸腾的热气,心思游离出壳。傻傻的,看着外面过往的车流,人流。这是个繁华的年代,盛世中的人跟爱情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张扬,所以满街满眼都是甜蜜的情侣。而我,我在人潮之外坐视他们的幸福,直到易杰回来,用手在我脸前打了几个响。易杰的脸上烦烦的,很不耐烦地说:“你看你,每天就知道发呆,什么时候能给我帮一点忙?”习惯的,我没有反驳他,只是低了头看了看自己的咖啡杯。易杰还要说什么,幸好被从身边经过的人打断了。“樾璺!”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斓黛那双精灵古怪的眼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我最后一次见到斓黛是六年前在深圳,我去一家香港人开的设计事务所实习,留用与否要看这一年的表现,单是每天的繁杂设计已经让人崩溃。而斓黛大学毕业就去了深圳,在一家律师事务所里做实习生,做到助理律师时换了一家公司。那一段日子是斓黛与我最低迷的日子,斓黛刚刚换了一家公司,业务与人际关系都分外的理不顺。而我,面临的是继续这份没有前途的工作还是干脆跳出这个圈子重新开始的两难选择。也许当时我们面临的那些时过境迁以后都变得很可笑。但是,那段日子,那些困扰,曾让我们几乎窒息。

我们合租了一套一室的公寓,在郊区。从白天挣扎的地方回去需要两个小时。有时回家时夜已经深了,路灯半明不暗,街边上三两成群的闲散人笑的让人心悸。每天自己做饭,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白米饭,一个青菜。早回去的人先做好,然后等着另外那个人回来一起吃。偶尔累的不想下咽,另外一个人会极力劝着劝着。只有不清晰的事业,没有爱情。甚至没有不明朗的奸情。有一天很晚斓黛还没有回来,我在窗边等,门前那条阴暗的小街上始终没有她的影子。直到十一点多,她疯了一样跑回来,哭的歇斯底里。而我什么也不能问,只能抱着她。

后来斓黛终于换了一家外资的律师事务所,虽然是从书记员开始起步,可是忙碌的心安理得。而我,在一次设计投标的时候遇见了易杰。两个月以后,嫁给他跟他回了从小生长的城市,不再出去朝九晚五的拼命。嫁给易杰的时候我说,我再也不要工作。他答应我给我一生一世的安宁。离开深圳时我在出租屋的桌子上给斓黛留了字条,交代了房租的事情,却没有留联系地址。实际上,当我们不约而同地告别那段往事与那段狼狈不堪的日子,我们也不约而同的没有互相联系,可能是想忘却吧。 

再见斓黛,她已经是独立承办案子的律师了。我没有问她最近几年的经历,只是泛泛的聊着我们认识的人。易杰初开始只是礼貌性的听着我们闲聊,后来发觉斓黛的职业,就急急地询问起自己的案子。斓黛这几年果真不是闲过来的,她的建议中肯而直接。咖啡未凉,斓黛已经被易杰聘为自己公司的专职律师。 

斓黛是个好律师,易杰那个头绪万端的案子,到了她的手里,就象亚历山大王遇见了那个死结,只是慧剑一劈,就不再是困扰。经过几个月的忙乱,易杰的案子终于做了终结。庆功宴上,易杰开了自己珍藏已久的红酒,为斓黛斟满酒杯,笑着说:“不醉无归!”斓黛重复着易杰的话,仰头干了那杯,眼睛里竟有了些许的晶莹。远远的望着他们的兴奋,我竟有了一丝凉意,是我多心了吗?还是与易杰之间太久太多的冷漠对视让我在意其他的任何可以打动他的事情。我了解斓黛就像了解我自己,我了解斓黛就像了解我自己?斓黛的眼睛是栗色的,很深的颜色,有了一点醉意以后就会很亮很亮。我曾经说过她是为爱情降临人间的,如果没有了爱情,斓黛会枯萎,所以她时时刻刻在追随爱情。

易杰真的不是个善于遮掩的人。他经常性的不回家晚饭,从来也没有电话知会过我。反正我做饭也是一种娱乐,每天做了,自己吃一些,剩下的,如果易杰不回来就会倒掉了。最近不是了,易杰总是很体贴的在电话里说,你自己吃,我有应酬呢。而斓黛,也会在几乎相同的时间打来电话,樾璺我忙啊,最近不能经常去看你们了,易杰还好吧。放下电话的时候,笑意浅浅的在嘴角。一个了然于心的人,看着了然于心的欺瞒,会怎样的笑呢。一定是这样浅浅的,浅浅的,象寂寞黄昏的那轮天边月。

还是怕自己误会。一个在身边朝夕相伴的人,偶尔,也是会有些不了解的吧。所以拿了易杰的身份证去看他的手机话费单,那个查询的密码,是我们结婚的日期。懒惰的易杰,换一个手机号码也要我去做。为他设定的查询密码,他一定也忘记了。查询很顺利,拿到那张白色的微机打印纸的时候前台小姐笑笑地说,如果有什么疑问,请跟投诉部联络。我也笑了。我怎么投诉?投诉我老公手机为什么拨出了那么多斓黛的号码?投诉为什么他会在午夜屡次出现跟那个号码的超过两个小时的通话?投诉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短信话费?他是个连刷牙都能省则省的人阿。懒惰的易杰,竟然用手指在小小的手机屏幕上按出那么多的话费,除了因为爱情,还能因为什么?

回到家,易杰已经在了,魂不守舍地频频换着电视上的频道。他说明天他要出差去海南,可能一个星期会回来,一个很重要的大合同。我说奥。他可能不知道,下午出门前,斓黛给我电话,说要出差去海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的。我托她查询的移民资料,要等她回来了。那样淡漠的看着易杰,我竟然懒得询问。他已经远离我,我如何还能去询问他的去向?如果可以,我如何会不挽留爱情?

易杰关掉电视,紧紧抱住我,象平时一样的进入我。他的进入匆忙而又猛烈,与很久以来的敷衍大相径庭,就像一年前与那个忧郁的烟花女子游玩泰山回来时一样。如果上一次我是为了爱他与害怕离开他之后将要陷入的困顿原谅他的游离,这一次呢?这一次我又该用怎样的目光注视他们,一点一点背叛。我在易杰的身下轻轻的问他:“不去,好吗?我可以忘记一切。”他没有听到,只是激烈的抽动着,他在最后喊着“宝宝,宝宝。”从来也没有过的称呼,斓黛的小名,他一定不会想到我也知道。

易杰离开的第二天,我订了去深圳的机票。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的去。只是喜欢这个城市,或者喜欢这个城市曾经是我开始一段时光的地方。我带走了足够在找到工作之前养活自己的银两,这是五年青春的陪葬。没有了爱情,我亦不会清高地拒绝赔偿。不管易杰是否还留恋这场婚姻,我不再,不再躲在被爱的谎言里面等待他的施舍。看倦了他一次一次的游离,这一次,我放弃。谁是谁的一生一世? 

静默如斯,我在曾经属于斓黛的城市写着属于我的故事,当我终于可以写下斓黛这个名字的时候,斓黛最不喜欢的冬天已经要来了。我还是不能忘记易杰,所以一次一次打出他的名字。一次一次的在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里面闭目。只是闭上眼睛,不能看不能思维地困顿在冷冷的空气里面。关于那段婚姻,关于爱情,割裂一样的血肉模糊。

宝贝,我为你写下这个故事,你从此只有妈妈。易杰,那个名字,与那个名字后面的人,已经从我们的世界里面永远的离开了。或者事隔多年,我会带你去见他,给你讲一个背离与放弃的故事。你不要怪我,好吗。我是个,相信爱情的人,唯相信,才有疏离与放弃。

你一定,一定要是个女孩好吗?美丽善良,相信爱情。

作者:好读者 来源:好读者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C 2006--2015 www.tongjian.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21543号

  • 铜剑文学网(www.tongjian.net)汇集了众多关于青年文摘,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记忆深刻!

    本站声明:本站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为您处理。广告合作请与站长联系 QQ:102061192